銅價(jià)新一輪漲價(jià)潮正在蓄力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4-06-28 22:00:28      來(lái)源:中信建投

中信建投研報指出,5月以來(lái)銅價(jià)調整,海外小周期擴張暫告一段落,并不意味著(zhù)價(jià)格已經(jīng)見(jiàn)頂。展望未來(lái),新一輪漲價(jià)潮正在蓄力 。理解了“銅博士”,也就理解了全球經(jīng)濟周期本身。

復盤(pán)二十年銅價(jià)漲跌歷史,背后有四條定價(jià)規律:

(一)銅的供給不會(huì )決定價(jià)格方向,只影響價(jià)格變動(dòng)幅度。

(二)銅價(jià)方向取決于需求,與受全球信用條件牽引的新興國家制造業(yè)景氣度息息相關(guān)。

(三)既然銅的需求受全球信用條件影響,所以觀(guān)察銅價(jià)一個(gè)好的領(lǐng)先指標是全球流動(dòng)性條件。

(四)銅價(jià)偏強時(shí)期往往是全球需求共振,全球需求割裂情況下,銅價(jià)即便上漲,幅度也受抑制。

以下為其核心觀(guān)點(diǎn):

5月銅價(jià)調整,海外小周期擴張暫告一段落,并不意味著(zhù)價(jià)格見(jiàn)頂回落。作為典型復蘇品種,銅本質(zhì)上在定價(jià)通脹上行預期。銅價(jià)迎來(lái)周期性定價(jià)機會(huì ),需要前置條件是全球信用周期開(kāi)啟,而當美聯(lián)儲貨幣寬松來(lái)臨,這一時(shí)機也將不遠。

銅價(jià)二十年牛熊周期,共經(jīng)歷2001、2009、2014、2020四輪上行階段,與此同時(shí)又經(jīng)歷了2011、2018、2022三輪下行階段。

復盤(pán)過(guò)去二十年銅價(jià)漲跌歷史,我們可以更加清晰的了解銅價(jià)基本邏輯,也為我們展望未來(lái)銅價(jià),提供了寶貴經(jīng)驗。

過(guò)去這20年銅價(jià)漲跌,我們可以找到四條清晰的規律,背后都反應了非常清晰的宏觀(guān)大趨勢。

規律一,銅礦產(chǎn)出變動(dòng)較慢,供給可以影響價(jià)格幅度,但并不主導銅價(jià)方向。

規律二,銅價(jià)漲跌關(guān)鍵驅動(dòng)仍在需求。銅的需求和全球信用周期緊密聯(lián)動(dòng),尤其是跟新興經(jīng)濟體制造業(yè)景氣息息相關(guān)。

規律三,銅價(jià)下跌觸發(fā)因素往往與金融環(huán)境收緊有關(guān)。底層邏輯是全球金融條件收緊,隨之而來(lái)的是固定資產(chǎn)投資放緩,全球經(jīng)貿周期下行等多重需求因素相關(guān)。

規律四,全球需求周期割裂大背景下,銅價(jià)通常表現不佳。原因比較簡(jiǎn)單,全球需求周期割裂,會(huì )同步伴隨貨幣政策周期錯位以及美元階段性走強,銅價(jià)表現通常受到壓制。

回顧過(guò)去二十年,銅價(jià)波動(dòng)的典型時(shí)期如下。我們發(fā)現每一輪銅價(jià)漲跌,都伴隨著(zhù)全球宏觀(guān)格局的變遷。

(一)2002-2006:寬松加復蘇,銅價(jià)超級上漲。2001年中國加入世貿組織后,銅市場(chǎng)迎來(lái)歷史上持續時(shí)間最長(cháng),漲幅最顯著(zhù)的牛市階段。

(二)2008-2010:V型大反彈,銅價(jià)先抑后揚。2008-2010,銅價(jià)先抑制后揚?!耙帧钡脑虮容^簡(jiǎn)單,全球金融危機挫傷全球需求;“揚”的觸發(fā)因素也簡(jiǎn)單,資金流動(dòng)性以及中國經(jīng)濟在四萬(wàn)億之后率先復蘇。

(三)2011-2015年:漫長(cháng)熊市,銅價(jià)兩波下跌。第一波下跌,銅需求的“中國因素”降溫是直接觸發(fā)因素。2011年房地產(chǎn)調控政策頻出,中國為應對高通脹不斷加息升準。第二波下跌,2013年美聯(lián)儲退出QE的預期升溫,全球流動(dòng)性轉緊,銅價(jià)加快下跌。

(四)2016-2017:中國經(jīng)濟筑底,銅價(jià)有限修復。Taper恐慌過(guò)后,美元風(fēng)險溢價(jià)快速上漲的因素弱化。發(fā)展中經(jīng)濟體FDI投資占比自2015年便開(kāi)始下滑,2016年探底,2017年雖然小幅回升但仍在偏低水平。2013年,伴隨美聯(lián)儲退出QE的預期升溫,國內政策的實(shí)施,最終撬動(dòng)中國經(jīng)濟企穩,同步支撐銅價(jià)表現。

(五)2018-2019:貿易戰疊加去杠桿,銅價(jià)疲軟。貿易摩擦升級,美聯(lián)儲由持續加息轉向預防式降息,美元指數連續兩年走強。國內貨幣環(huán)境由緊轉松,但金融去杠桿的大方向沒(méi)有改變。銅產(chǎn)業(yè)的傳統實(shí)體消費行業(yè),電力投資,家電,汽車(chē)以及房地產(chǎn)表現平淡。

(六)2020年后疫情時(shí)代:銅價(jià)一波三折,價(jià)格中樞上移。2020-2021年,疫情影響下銅價(jià)先跌后漲。2022美國貨幣政策收緊壓制銅價(jià)表現。2023年,電網(wǎng)建設投資和家電行業(yè)景氣高增,新能源邊際貢獻走高,新增銅需求對價(jià)格形成支撐。

5月以來(lái)銅價(jià)調整,海外小周期擴張暫告一段落,并不意味著(zhù)價(jià)格已經(jīng)見(jiàn)頂。展望未來(lái),新一輪漲價(jià)潮正在蓄力 。

自2022年美聯(lián)儲貨幣收緊以來(lái),全球仍處于一次斜率更緩、持續更久的“類(lèi)衰退”階段。截止目前,我們尚未看到全球經(jīng)濟已經(jīng)走出類(lèi)衰退階段。

這也意味著(zhù)今年5月下旬之后,強美元格局卷土重來(lái),海外小周期擴張暫告一段落,銅價(jià)同樣開(kāi)始回歸周期定價(jià),5月下旬以來(lái)銅價(jià)應聲而下。

作為典型的復蘇品種,定價(jià)通脹預期上行,銅價(jià)何時(shí)將迎來(lái)周期(持續性的)上漲?我們的答案是至少需要等到美國貨幣寬松。

一來(lái),新興經(jīng)濟體的外部貨幣壓力緩釋?zhuān)圃鞓I(yè)投資和投資擴張的彈性空間將進(jìn)一步打開(kāi)。

二來(lái),美元趨勢性走弱后,全球經(jīng)貿周期上行,大宗商品需求迎來(lái)周期性修復。

image

消費復蘇的持續性仍存不確定性。今年以來(lái),居民消費開(kāi)始回暖,但恢復水平有限,未來(lái)延續低位震蕩,還是能繼續向常態(tài)化增速靠攏,仍需密切跟蹤。消費如持續乏力,則經(jīng)濟回升動(dòng)力受限。

地產(chǎn)行業(yè)能否繼續改善仍存不確定性。本輪地產(chǎn)下行周期已經(jīng)持續較長(cháng)時(shí)間,當前出現短暫回暖趨勢,但多類(lèi)指標仍是負增長(cháng),未來(lái)能否保持回暖態(tài)勢,仍需觀(guān)察。

歐美緊縮貨幣政策的影響或超預期,拖累全球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和資產(chǎn)價(jià)格表現。

地緣政治沖突仍存不確定性,擾動(dòng)全球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前景和市場(chǎng)風(fēng)險偏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