消失的銅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4-06-14 10:00:24      來(lái)源:巴頓比格斯

據市場(chǎng)消息,物產(chǎn)中大從一家俄羅斯銅廠(chǎng)購買(mǎi)了2000噸精煉銅,價(jià)值2000萬(wàn)美元,本應于上月交貨。但據知情人士透露,這批貨物根本沒(méi)有來(lái)到港口。根據處理這批貨物的航運公司的記錄,這些金屬被列為價(jià)格便宜得多的花崗巖,可能已經(jīng)運到土耳其。

大宗商品貿易在全球范圍內的物流運輸與貨權轉移過(guò)程中,面臨著(zhù)諸多潛在的風(fēng)險和挑戰。其中,貨權的轉移以及交易對手信用狀況是風(fēng)險的焦點(diǎn)。大宗商品貿易中最大的風(fēng)險就是交易對手方的信用風(fēng)險,在沒(méi)有對供貨方進(jìn)行有效評價(jià)的情況下,很可能發(fā)生風(fēng)險事故。

一、物產(chǎn)中大的銅迷局

二、消失的金屬

三、金屬詐騙往事

四、企業(yè)如何應對?

物產(chǎn)中大的銅迷局

大宗商品作為實(shí)體產(chǎn)業(yè)的基石,從開(kāi)采、生產(chǎn)、加工到終端消費,除了生產(chǎn)商和消費者這對天然的“交易對手”之外,會(huì )有大量的貿易商、倉儲物流機構、金融機構等“中間商”參與其中,共同構成完整的大宗商品交易市場(chǎng)。

然而,大宗商品貿易在全球范圍內的物流運輸與貨權轉移過(guò)程中,面臨著(zhù)諸多潛在的風(fēng)險和挑戰。其中,貨權的轉移以及交易對手信用狀況是風(fēng)險的焦點(diǎn)。

據市場(chǎng)消息,物產(chǎn)中大從一家俄羅斯銅廠(chǎng)購買(mǎi)了2000噸精煉銅,價(jià)值2000萬(wàn)美元,本應于上月交貨。但據知情人士透露,這批貨物根本沒(méi)有來(lái)到港口。根據處理這批貨物的航運公司的記錄,這些金屬被列為價(jià)格便宜得多的花崗巖,可能已經(jīng)運到土耳其。

消息稱(chēng),物產(chǎn)中大的工作人員已前往俄羅斯調查事情真相,但他們甚至無(wú)法確定冶煉廠(chǎng)的位置。對此,物產(chǎn)中大未給予評論。

物產(chǎn)中大2000噸銅的丟失可能存在兩個(gè)方面的原因,第一,可能是被交易對手方下套詐騙。由于國際大宗商品貿易環(huán)節的物流復雜,貨物提供方俄羅斯銅廠(chǎng)可以利用虛假物流貨權單證,以掩蓋貨物的真實(shí)狀況或交付實(shí)際,從而為欺詐行為騰出空間。

當然,這個(gè)游戲肯定不是俄羅斯銅廠(chǎng)一家能夠完成,背后肯定有多個(gè)玩家參與。第二,可能是相關(guān)人員從中謀利玩的空手套白狼。不管怎樣,這一事件本質(zhì)上由企業(yè)風(fēng)險管理不足所導致。值得反思的是,為何在大宗商品市場(chǎng)上這類(lèi)事件尤其多?

消失的金屬

大宗商品貿易中商品無(wú)故消失的案例不勝枚舉。2021年,大宗商品貿易巨頭瑞士摩科瑞能源集團從土耳其一家公司購買(mǎi)價(jià)值3600萬(wàn)美元(約合2.34億元人民幣)黃銅,然而當貨物抵抵達目的地時(shí),本應該裝滿(mǎn)黃銅的集裝箱卻全部被調包成立涂著(zhù)金屬色顏料的石塊。

通常,在這種不能交貨的情況下,貿易公司可以向貨物的保險單提出索賠。但摩科瑞發(fā)現,這家土耳其公司為貨物投保的合同中,只有七分之一是真實(shí)的。其余的都是偽造的。

這些貨物在最初裝進(jìn)集裝箱后就經(jīng)過(guò)查驗并貼好了封條,但欺詐團伙趁著(zhù)夜幕打開(kāi)集裝箱迅速掉包,之后又貼上假封條來(lái)掩蓋其行徑。

2023年,全球商品貿易巨頭托克集團也曾遭遇鎳交易騙局。2023年2月9日,托克在鎳交易過(guò)程中碰上了一起騙局,在購買(mǎi)的部分集裝箱貨物抵達檢查后發(fā)現并不含鎳,預期最多可能造成5.77億美元(約合39億元人民幣)的損失。

具體來(lái)看,迪拜金屬商人Prateek Gupta控制的一系列公司,在交易鎳金屬的過(guò)程中實(shí)施了“系統性欺詐”。這一系列公司包括TMT Metals和UD貿易集團旗下公司。這些公司在去年的鎳交易中,涉及虛假陳述和各種虛假文件。

通常而言,在買(mǎi)賣(mài)雙方簽訂采購合同時(shí),貿易商在了解供應商資質(zhì)、信譽(yù)、交貨能力等情況后才與之簽訂采購合同,但從實(shí)操來(lái)看,依然漏洞百出。

金屬詐騙往事

不僅如此,國內的金屬詐騙等違規行為也早有案例,且涉及金額往往較大。2014年,青島港被曝出發(fā)生大宗商品融資詐騙案件。青島德誠礦業(yè)有限公司涉嫌利用同一批銅金屬庫存,重復騙取融資貸款而遭到調查,多家銀行牽涉其中,涉及資金上百億元。

2022年8月,總價(jià)值約60億元的30萬(wàn)噸銅精礦在秦皇島港因貿易商“無(wú)單放貨”而失蹤。該事件發(fā)生后,嘉能可、洛陽(yáng)鉬業(yè)的金屬貿易公司IXM已停止向涉事方瑞升商貿供貨。

秦皇島銅精礦事件涉及的企業(yè)大部分都是國有企業(yè),比如江銅國貿、萬(wàn)向資源、浙江物產(chǎn)、珠海華發(fā)等,一共12家金額50億代理開(kāi)證。值的注意的這些企業(yè)中竟然同年鋁融資違約事件的受害者!

大宗商品融資貿易很大一部分只憑信用并沒(méi)有控貨,另外的一部分即便有控貨也往往怠于監管。前者是融資貿易的應有之義,因為貿易本身只是為了融資,而信用融資才會(huì )融得最多的資金。此時(shí)的授信安全取決于融資主體的信用,而如果是聯(lián)?;ケ5脑?huà),將演化為一個(gè)又一個(gè)復雜的擔保圈信用。

而后者則是融資貿易的歪門(mén)邪道,為了融資而不擇手段,喪失底線(xiàn):所提供的支持性資產(chǎn)——融資貨物,只是以倉單文件形式出具的一紙空文。此時(shí),銀行精心構建的以融資貨物本身的變現價(jià)值為依托的授信安全體系,已經(jīng)形同虛設:沒(méi)有了融資貨物又何來(lái)變現。

企業(yè)如何應對?

在一個(gè)不斷變化和充滿(mǎn)挑戰的大宗商品貿易市場(chǎng)中,建立科學(xué)有效的風(fēng)險管理控制體系是大宗商品貿易企業(yè)取得成功的關(guān)鍵之一。

大宗商品貿易中最大的風(fēng)險就是交易對手方的信用風(fēng)險。在沒(méi)有對供貨方進(jìn)行有效評價(jià)的情況下,很可能發(fā)生風(fēng)險事故。

因此,企業(yè)要強化對供貨商的監管,必須建立并健全市場(chǎng)準入制度。在實(shí)地考察中,要全面掌握企業(yè)的背景以及與之相對應的各大客戶(hù)的相關(guān)資料,并著(zhù)重確定其交易的真實(shí)性與可信度,特別是對其資本狀況和經(jīng)營(yíng)狀況有清晰的認識。

在經(jīng)營(yíng)活動(dòng)中,要不斷地對合作方的經(jīng)營(yíng)狀況、履約能力和企業(yè)信用狀況進(jìn)行實(shí)時(shí)的更新,面對可能出現的風(fēng)險時(shí),要采取相應的預防對策。

建立動(dòng)態(tài)監控體系,動(dòng)態(tài)監控包括三個(gè)方面,一是對交易對手的動(dòng)態(tài)監控,要及時(shí)掌握交易對手的財務(wù)狀況、經(jīng)營(yíng)狀況、訴訟、擔保等,特別關(guān)注對其資信有重大影響的事件,并及時(shí)評估。

二是要關(guān)注正在進(jìn)行交易的執行情況,關(guān)注信用額度占用情況、銀行文件是否按要求開(kāi)具、貨權轉移等,對交易規模大、種類(lèi)多的企業(yè),需要引入貿易風(fēng)險管理系統,以有效實(shí)施監控;三是要開(kāi)展交易對手隨訪(fǎng),并按半年度或年度復查對手方資信。

此外,全球銅貿易商基本沒(méi)有變化,但最近幾年有新增的小貿易商出現。由于資金和渠道問(wèn)題,新增的小貿易商一般會(huì )選擇高風(fēng)險的業(yè)務(wù),所以要慎重和新增且規模較小的貿易商開(kāi)展業(yè)務(wù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