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bdo id="5kcgs"></bdo>
<menuitem id="5kcgs"></menuitem>

<bdo id="5kcgs"></bdo><bdo id="5kcgs"><xmp id="5kcgs"><bdo id="5kcgs"></bdo>

<samp id="5kcgs"></samp>

<menuitem id="5kcgs"><font id="5kcgs"></font></menuitem>

<menuitem id="5kcgs"><font id="5kcgs"></font></menuitem>

<menuitem id="5kcgs"><font id="5kcgs"></font></menuitem>

<bdo id="5kcgs"></bdo>
<bdo id="5kcgs"><xmp id="5kcgs">

<menuitem id="5kcgs"><font id="5kcgs"></font></menuitem>

“鷹鴿平衡”或被打破!今年FOMC將更鴿?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4-01-09 10:51:05      來(lái)源:金十數據

2024年,美聯(lián)儲的聯(lián)邦公開(kāi)市場(chǎng)委員會(huì )(FOMC)將出現一些新面孔。但一些分析人士對這是否會(huì )改變該委員會(huì )內部之間的鷹鴿平衡,從而改變美聯(lián)儲貨幣政策的方向存在分歧。

每年,FOMC中的4名票委都會(huì )進(jìn)行輪換。今年,這四個(gè)票委分別由克利夫蘭、里士滿(mǎn)、亞特蘭大和舊金山的聯(lián)儲主席梅斯特、巴爾金、博斯蒂克和戴利擔任。

新一屆FOMC的行動(dòng)今年將受到密切關(guān)注,因為華爾街預計美聯(lián)儲將從3月開(kāi)始“首降”,年內將降息6次。

2023年,FOMC將聯(lián)邦基金利率提高到22年來(lái)的最高水平,然后在下半年保持不變。在去年12月的議息會(huì )議后,美聯(lián)儲官員預計2024年將降息三次。

相較于去年,今年FOMC的大多數成員仍保持不變,因其中的八個(gè)常任席位,分別屬于紐約聯(lián)儲主席和由總統提名的華盛頓七名美聯(lián)儲理事。

但安永首席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Gregory Daco表示,四位新成員的加入可能會(huì )使FOMC略微偏向鴿派。他說(shuō),博斯蒂克和戴利符合鴿派的描述,而巴爾金的立場(chǎng)可能更為中立。

博斯蒂克最近預測將在2024年下半年降息,而戴利公開(kāi)承認,現在開(kāi)始降息的討論是合適的,而她的大多數同事都不愿意公開(kāi)承認這一點(diǎn)。

巴爾金曾表示,在考慮降息之前,他希望人們確信通脹率將降至美聯(lián)儲2%的目標。

而對于梅斯特,Daco認為她是一個(gè)鷹派,其最近的言論可能已經(jīng)證明了這一點(diǎn),她說(shuō),市場(chǎng)已經(jīng)“稍微領(lǐng)先”了美聯(lián)儲,前者認為美聯(lián)儲很快就會(huì )降息。

不過(guò),到今年下半年,梅斯特的立場(chǎng)仍可能轉為鴿派,這與美聯(lián)儲的強制性年齡和任職年限政策有關(guān)。

根據美聯(lián)儲的規定,如果地區聯(lián)儲主席在55歲之后被任命,那么他們的任期必須為10年,這一情況適用于梅斯特,她將于2024年年中卸任。

當她卸任時(shí),將由另外一名地區聯(lián)儲代替她參與FOMC的投票。而這個(gè)人就是“大鴿派”、芝加哥聯(lián)儲主席古爾斯比。后者去年的一些公開(kāi)言論大多是鴿派的。他曾多次表示,美聯(lián)儲正走在抑制通脹而不引發(fā)衰退的“黃金之路”上。

然而,并非所有分析人士都認為,新成員將使委員會(huì )更傾向于鴿派。

先鋒集團高級國際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Andrew Patterson預測,戴利和梅斯特的加入以及哈克和古爾斯比的退出,可能會(huì )使該委員會(huì )更加鷹派,而非鴿派。

不過(guò),他認為,這是積極的,因為這將有助于委員會(huì )避免先發(fā)制人的降息。Patterson表示:

“我們認為,美聯(lián)儲為避免宏觀(guān)經(jīng)濟更廣泛疲軟的提前降息,將導致通脹重新加速,并需要該央行稍后再次重新加息,最終導致經(jīng)濟衰退?!?/span>

德意志銀行證券首席美國經(jīng)濟學(xué)家Matthew Luzzetti也持第三種觀(guān)點(diǎn)。他認為,在鷹派和鴿派比例上,美聯(lián)儲內部最終將五五開(kāi)。

然而,Luzzetti懷疑委員會(huì )是否能像加息時(shí)那樣保持凝聚力。Luzzetti說(shuō),“隨著(zhù)FOMC的決定轉向未來(lái)一年何時(shí)降息,這是一個(gè)更具爭議的決定,官員之間出現更大程度的分歧也就不足為奇了?!?

美聯(lián)儲早些時(shí)候公布的12月會(huì )議紀要顯示,美聯(lián)儲官員在2023年的最后一次政策會(huì )議上一致認為,利率可能處于峰值,幾乎所有人都預測,“到2024年底,更低的利率是合適的”。

會(huì )議沒(méi)有討論降息的具體時(shí)間,與會(huì )者保留了如果通脹再次升溫就加息的選項。

在上次會(huì )議之后的新聞發(fā)布會(huì )上,美聯(lián)儲主席鮑威爾明確表示,美聯(lián)儲官員已經(jīng)開(kāi)始討論何時(shí)放松政策限制,稱(chēng)這是12月會(huì )議上的“討論話(huà)題”,也是“我們展望未來(lái)的話(huà)題”。

市場(chǎng)因鮑威爾的言論而反彈,為美聯(lián)儲再次降息而歡呼。但在隨后的幾天里,幾位美聯(lián)儲官員試圖就是否真的會(huì )降息以及降息的速度做出回答。

紐約聯(lián)儲主席威廉姆斯是FOMC的永久票委之一,他表示,現在談?wù)?月降息“為時(shí)過(guò)早”。

暖暖日本免费播放_暖暖日本手机免费观看_暖暖日本在线观看免费中文